合作经济“撬动”碳市场

    国家环保总局对外合作中心主任刘亿说,HFC-23企业联合起来以集团项目的方式进行碳交易,可以实现国家利益和企业效益的最大化。
  
    世界银行发展经济学研究组FranckLecocq认为,“新兴的碳市场是目前正在运行的为环境效益提供支付和交易的少数市场之一。而且是我们所知的惟一的世界范围的市场。由于经济转型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减排成本被认为是比较低的,碳市场不仅使全球的效率增加,而且通过为经济转型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带来新的清洁技术的公共与私营投资,促进可持续发展。”
  
    2月16日《京都议定书》的正式生效,将推动全球碳贸易进入高潮。按照《京都议定书》要求,发达国家必须在2008~2012年完成各自应削减的温室气体指标。由于在本国内实现温室气体的减排成本更高,于是,一些发达国家开始热衷于购买发展中国家的碳当量以实现减排目标。
  
    按照联合国开发计划署驻中国代表和联合国常驻协调员KhalidMalik所说,中国目前温室气体的排放量接近发展中国家总量的一半,占全球排放量的15%。由此可见,中国这块巨大的“碳蛋糕”将强烈吸引有碳减排义务的发达国家。在《京都议定书》生效之际,国家环保总局对外合作中心主任刘亿欣喜地告诉记者,中国一些有温室气体“资源”的企业已经认识到了这种国际趋势,特别是HFC-23企业,已经开始在国家环保总局对外合作中心的组织领导下,积极筹建联合体,将以集团项目的方式实现碳交易,谋求国家利益和企业效益的最大化。
  
国际买家的“最爱”

  《京都议定书》规定的减排温室气体有二氧化碳(CO2)、甲烷(CH4)、氧化亚氮(N2O)、氢氟碳化物(HFCs)、全氟化碳(PFCs)、六氟化硫(SF6)等6种受控的温室气体,而其中HFC-23的温室效应潜能值(即GWP)最大,为1.17万(二氧化碳的GWP为1)。也就是说,向大气释放一吨HFC-23所产生的对气候变化的长期影响与释放1.17万吨二氧化碳相同。
  
    在日前由国家环保总局对外合作中心组织召开的“中意HFC-23清洁发展机制(CDM)国际研讨会”上,来自意大利、日本等国家的代表,以及世界银行、联合国工业与发展组织等国际机构的代表共同表示了对中国碳市场特别是HFC-23的关注。
  
    HFC-23是化工企业在生产HCFC-22过程中产生的一种副产品。HCFC-22的一个重要用途是各种类型的空调制冷剂。在拒绝使用CFC-11和CFC-12这些破坏臭氧层的制冷剂之后,HCFC-22已成为中国家用空调企业普遍使用的制冷剂。此外,商业制冷、少量泡沫发泡等也因为CFC类物质的禁止使用而改用HCFC-22。目前,中国有12家企业进行HCFC-22的生产,每年产量以高于10%的速度递增,2004年的总产量已超过20万吨。据有关部门预测,到2015年,我国HCFC-22的需求量将是目前的3倍。
  
    HFC-23的产出量和排放量是依据HCFC-22的产量来计算的。就国内企业现有技术水平来说,HFC-23相对HCFC-22的产出率约为3%。作为HCFC-22的副产品,HFC-23的产出量也将逐年增长。中国将是全球HFC-23减排量的最大卖家。
  
    从减少温室气体项目的成本投入和技术难度上讲,由于HFC-23的温室效应潜能值极高,而减排方式主要是高温焚烧分解,所以其减排成本相对而言很低,技术要求也不是很高。因此,项目在技术和资金方面的要求和门槛就没有那么高。考虑到2008~2012年的《京都议定书》第一承诺期很快就要到来,发达国家必须要在2006年底确定交易量,HFC-23的减排项目就将成为国际大买家的“最爱”。
  
废气也能生“金蛋”

  国家环保总局对外合作中心主任刘亿说,《京都议定书》是一个在全球范围内规模最大、影响最大、最具挑战性的环境公约。一方面,二氧化碳的过多排放将造成全球变暖和气候带干扰等现象,进而造成全球气候改变;另一方面,由于二氧化碳的排放96%是能耗带来的,而能耗是人类生存的最根本条件之一,在生活水平上升的同时降低能耗,是人类面临的最严峻挑战。
  
    《京都议定书》规定了发达国家缔约方的温室气体定量减排指标,表明了人类社会解决全球问题的决心。“议定书”还确定了“清洁发展机制”(CDM)等3种域外减排的灵活机制。而在CDM机制之上建立的CDM理事会,则明确了更为具体化的碳交易机制,其中包括碳交易领域、规则和程序、管理与监管系统,以及科学论证方法等。
  
    毋庸置疑,中国将面临巨大的碳交易机会。但如何利用这千载难逢的机遇,还要依靠对CDM项目的充分理解和解读。刘亿说,根据CDM理事会规则,发展中国家从买方国家得到的资金,除成本费用、基建投资费用和必要的企业利润之外,节余的资金必须用于有益于可持续发展用途(即SDB)的活动(其中包括扶贫)。如果没有实现这种要求,合同将被终止。
  
   国家环保总局对外合作中心在组织大量专家进行研究后认为,将国内所有HFC-23企业组织起来,申请CDM集团项目,将有可能获得大量节余资金。在专家技术支持下,进行的SDB项目更具可操作性。而项目企业还可能从新的SDB项目中获得利润,使HFC-23成为能够生出“金蛋”的“金鸡”。
  
碳交易蓝图初现

    对于国际碳市场和碳交易的足够理解,使国内HFC-23企业迈出了可喜的一步。国内全部12家HFC-23企业已经表示,有意组织集团项目,共同参与CDM项目。对于这种局面,刘亿也倍感欣慰。刘亿说,企业以集团形式申请CDM项目,不仅可使企业获得更高的效益,更重要的是,国家的利益没有受到损失。虽然温室气体是企业生产过程中产生的,但形成的碳市场应为国家所有。企业单独申请项目不仅获批的可能性很小,而且可能会造成碳价格在国内市场的混乱,进而影响整个国家碳交易的进程。
  
刘亿强调,发达国家现在已经进入到寻找碳交易市场的高潮阶段,如意大利期望在2006年以前确认5000万吨碳当量的交易。而在这种情况下,一些交易量小的项目将不会引起国际重视,申请和操作起来将举步维艰。集团项目不仅能够形成足够的社会技术支持,建立必要的、严格的项目监督管理系统,还能形成有效的SDB能力,从而如期实现碳交易。
  
目前,CDM已经作为国家环保总局“局长一号项目”引起了人们的广泛关注。国家环保总局对外合作中心专门成立了CDM项目组,与国际社会,包括CDM理事会、DOE(负责审核项目的指定经营实体)、世界银行、联合国工业与发展组织,以及意大利、德国、日本、法国等建立了密切联系,并且就碳交易的方式、数量和职责任务达成了一致意见。意大利、德国政府和世界银行还为此赠款国家环保总局对外合作中心,用于开发CDM项目。
  
刘亿说,国家环保总局对外合作中心CDM项目组在国家发改委、科技部、外交部和财政部支持下,组织了两个CDM集团示范项目的开发(HFC-23和垃圾填埋场的甲烷发电集团项目),希望在2005年年底形成初步文件,实现总减排7000万吨的目标。2006年,将完成项目投资,施工建成基本设施装置,2006年年底进行试运行,实现碳交易的基本条件。从2006年开始,着手准备氧化亚氮的集团项目,2006年底完成编制,2007年实施项目建设,并在2007年年底进行碳交易。到2007年底,我国将实现1亿吨碳当量的交易量。(2005-02-25  中国环境报)

SPECI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