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色十堰 水润京津——十堰探索南水北调水源区生态文明之路

据十堰日报报道,“首都北京饮用水,73%来自汉江!”十堰市南水北调办主任王太宁自豪地说,中线南水北调4周年,已向华北送水190.45亿立方米,相当于148个武汉东湖。

南水北调,需要严格的生态保护。如何让保护生态与高质量发展协调?十堰市委书记张维国说,改革开放40年来,特别是党的十八大以来,十堰人以保护水源区为核心,改善生态、发展经济、惠及民生,让自然与社会同进步。

破与立的哲学,转观念,促改革,重塑执政观

“砰!”浑厚的撞击声在秦巴山深处回荡,诱人的芝麻油香弥漫在天河两岸……

“芝麻打油姐抹头,神仙没有姐风流……”油坊里,师傅们铆足了劲,黝黑的撞杆一遍又一遍地撞向楔子,金黄的油脂顺着木榨缓缓流淌。

过去世代种地,如今旅游致富!12日一早,郧西县安家乡的申定宇就在作坊里忙活。他开办的油坊、绣房、磨房等古八坊,每年可以吸引游客50万人。

从种地到旅游,不仅是生产方式的变换,更是十堰人的一场思想革命。

改革开放40年来,十堰人的心头始终萦绕着一个不能回避的问题:十堰是什么?

从自身看,十堰是深度贫困区,80多万人口生活在贫困线下,发展是第一要务;从全国看,华北焦渴,作为南水北调核心水源区,限制发展是必然要义。

决战贫困与保“一江清水北送”,是对立还是统一?这考验着十堰人的执政智慧,一场破与立的划时代重构在十堰展开。

破除“GDP第一”,确立生态优先。“南水北调水源区是十堰的名片,是竞争力中的竞争力!”十堰市委书记张维国说,保护汉江责任重大、任务艰巨,使命光荣。十堰提出,把保“一库清水永续北送”作为十堰的首要担当,走一条具有水源区特色的绿色发展之路。

破除“大包大揽”,政府当好裁判。将全市污水处理厂、垃圾处理厂全部交由第三方托管运营。引进北排集团、碧水源集团等国内知名环保企业,率先全国实施治污建设、运营一体化模式,消除政府既当裁判员,又当运动员的弊端。2017年,托管处理污水1亿余吨,处理水质达到国家一级A标准。

破除“九龙分治”,确立一河一长。五名市领导担任污染最为严重的五条河流“河长”,政府建立“河流断面考核”、“污水治理生态补偿”等机制,实现一龙统领、九龙共舞格局。河长制延伸到县、乡、村,全市153条较大河流得到保护。

破解“拍脑袋工程”,引进智囊决策。聘请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工程院院士和水科学研究院等15名专家,参与污水治理方案编制、项目实施、效能考评。引入竞争性谈判,建立“先建设后付费”机制,根治治污“三拍工程”。

破解“权责分离”,实行“一票否决”。在湖北率先出台环境保护“党政同责、一岗双责”考核办法,对12种治污不力情形“一票否决”。2017年,3个县市、12个市直部门领到“一票否决”通知书,6个县市区党政“一把手”受到环保约谈。

生态优先,一些官员因为“增速”问题夹缠不清,一些企业因为小天地而纠结。十堰市委主要领导反复强调要“四个舍得”——舍得位子、舍得名誉、舍得投入、舍得时间。“在转变发展模式上要有大无畏的勇气”。

坚决的破,果断的立,生态优先得到贯彻。

小与大的统一 顾大局,求和谐,亮出新颜值

2009年12月8日,丹江口市洪家沟村95岁的舒大爷,被人抱到担架上。老人含着眼泪看了看自己的老宅子一眼后,被抬到长长的移民队伍里。

“洪家沟,再见了!”和舒大爷一起的,还有洪家沟760多个移民。那高高的山梁上,几百条汉子抱在一块儿,放声大哭。

舍小家,为大家。为了汉江北上,十堰淹没土地55万亩,两座县城没入水中,搬迁移民47万人。六位移民干部,永远的倒在工作岗位上。

“十堰虽小,但是发展的思路不能小,发展的眼光不能小,发展的胸怀不能小。”市长陈新武说,十堰跨越的起跳点要放在“保一江清水北送”上。

跳出小十堰,放眼大中华。十堰人胸怀京津冀豫5300万人民,他们执行全国最顶级的排污标准,实施最严格的治污措施。

保净水。筹措150多亿资金,开展“清水”行动、“绿盾”行动、“清废”行动;关闭转产规模以上企业560家,拒批有环境风险的重大项目100多个;兴建污水处理厂94座、垃圾处理厂38座,污水处理能力位于全国地级市前列,黑臭水体治理成为全国样板。

护蓝天。引进京能热电,淘汰392台10蒸吨及以下燃煤锅炉。干法水泥企业全部完成脱硝工程建设,淘汰2.2万黄标车。

美环境。投入14.2亿元,对1578个行政村开展整治,治理比例达85%,位居湖北第一。创建生态乡镇90个、生态村1109个。让乡村“望得见山,看得见水,记得住乡愁”。

绿十堰。植树造林86.53万亩,退耕还林237.2万亩,各级保护区总面积379万亩,治理水土流失708.8平方公里。全市森林覆盖率达64.72%,林地面积、森林面积、活立木蓄积三项指标全省第一。

跳出小圈子,放眼京津冀,十堰拿出一项项亮眼的成绩单。汉江干流水质稳定保持在Ⅱ类以上,水源区水质百分之百达标;年均向京津冀豫沿线提供优质水95亿立方米,京津冀豫5320多万居民受惠。北京市饮用水73%来自汉江,每天向湖补水25万立方米,地下水位回升2.81米。天津城区居民用水100%来自汉江。

得与失的辩证 抢市场,求转型,释放新动能

“九山半水半分田”、“十年九旱,一涝成灾”、“倒春寒”、“泥石流”、“滑坡体”……翻开十堰的历史,满是苦难的名词。连绵的群山、流量渐少的汉江,似乎诉说着十堰的沉重与艰难

十堰人抱怨过:深度贫困,限制开发,挤压中生存,夹缝中发展。

十堰人等待过:等投资,等项目,不叫不到,不给不要,不吵不闹,苦盼苦熬。

如今,十堰人已不再抱怨。他们说,不怨天,不怨地,苦熬不如苦干。十堰也不再等待,而是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内引外拓,抢人才,抢资金,抢项目,抢市场,抢机遇。

关了污染企业,停了污染项目,断了污染产业。生态优先的发展观之下,重新打量人与自然、人与社会之间的关系,青山绿水就是金山银山的思路豁然开朗。

山,以世界文化遗产武当山为龙头,发展生态文化旅游。以武当山、汉江水为内核,整合境内100多家生态人文旅游景点,山水互动,人文与生态一体,观光、休闲、养生共享,打造国际休闲养生旅游目的地。去年,全市年接待游客达5千多万人次,旅游收入434亿元,迈入全国百强旅游城市。

水,以优质汉江水为资源禀赋,发展水产业。农夫山泉来到十堰,就地建厂“搬运大自然”。两次扩能之后,今年再次新增150万吨饮料及天然水的生产线。一次又一次的扩能,佐证了市场的火热!

华彬、润京等一批矿泉水企业先后入驻十堰。果品饮料、酒类酿造、山水体验、山水文旅、水体竞技、宜居新村、污水处理等水产业集群应运而生。

车,以东风车为基础,向大自主、智能化、绿色化转型。2010年,东风公司与十堰市政府签订“共建百万量级汽车城”框架协议,实现了汽车产业集约集中生产。时过八年,东风公司与十堰市政府再次合作,双方约定,至2021年东风十堰基地新增产值400亿,新增整车产销量30万辆,携手向自主、智能、新能源制造迈进。

如今,发动机、重型变速箱内制率超过50%。到2020年,机器人生产、工业4.0为代表的智能制造,年产值可达到100亿元,成为湖北省重要的新能源汽车基地。

十堰在变,十堰的观念在变。过去,他们抱怨发展没有地,创业没有钱,出门没有路。如今舞台大了,实力强了,交通畅了。十堰人造汽车,赚旅游,产好水,山里山外闯市场,挣票子,换脑子,力争明年甩掉穷帽子。

谈论十堰变化,有人论数据:发展速度更快了,去年地区生产总值、工业增加值、固定资产投资三项经济指标雄踞湖北第一。

有人摆事实:城市大了,企业多了,生态环境好转了。

生态优先,十堰人将思变的精神,大写在发展的旗帜上。(2018-12-28 新华网)

SPECI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