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意双方除了“意大利炮”还有哪些合作机会?

引言

中国和意大利于2019年3月23日正式签署“一带一路”合作倡议谅解备忘录。意大利政府对这一国际性倡议的正式背书,不仅展现了意国对深化对华经贸合作的高度期待,也为中国拉动国内消费、提升企业国际竞争力、加强国际经贸话语权提供了机遇。

意大利“加群”“一带一路”,应当归功于中意间强烈的经贸合作需要以及良好的双边关系基础。第一,中意友好源远流长,没有历史创伤。两国自汉朝和古罗马时期即有经贸往来,而其后马可 .波罗的中国之行,以及利玛窦和徐光启的“西学东渐”一直为两国人民所津津乐道。第二,中意政府间关系受意识形态影响较小,经贸交往较为密切。第三,中意近来高层互动密切。2017年,意大利总统、总理相继来华访问;2018年成立的意大利新政府更是频繁派要员访华,并且拒绝追随部分西方国家的对华鹰派政策。良好的政府间双边关系,加上经贸上的互相需要,让中意两国在深化经贸合作上有了更加一致的合作目标。

意大利加入“一带一路”带来的重大机遇

中国与意大利早已结成紧密的经贸联系。意大利是中国在欧盟的第五大贸易伙伴,而中国是意大利在亚洲的第一大贸易伙伴。意大利正式与中国签订“一带一路”谅解备忘录,为两国经贸关系的全面升级带来了众多的宝贵机遇。

中意两国在3月23日签署的谅解备忘录中表达了“共同努力,在‘一带一路’框架下把相互的强项和优势转化为务实合作与可持续发展”的愿望,并明确提出要在政策对话,交通物流和基础设施,自由贸易和投资,金融,人员流通,绿色发展六大领域深化合作。

在政策对话方面,本届意大利政府的对华政策由“知华派”高官牵头,且意大利经济发展部于2018年8月21日宣布成立“中国任务小组”,专门负责推动意中经济合作并对接“一带一路”倡议。在设施联通方面,中国在基建方面的优势,可以在意大利的公路、轨道和路桥等基础建设方面发挥巨大作用;在自由贸易领域,中国和意大利同属制造业大国,意大利精于时尚设计、高端产品定制,而中国擅长规模化生产和组装,双方优势互补。随着两国贸易自由化的推进,中意制造业企业的关系将更为紧密,有利于双方结合各自优势在第三方市场取得更大成绩;在金融领域,意大利早在2015年4月7日就成为亚投行意向创始成员国;2019年3月,据多家媒体披露,意大利政府正考虑向亚投行贷款。此外,多家中资银行在意大利设立了分支机构,未来中意金融机构的合作有望向更高层次迈进;在人员流通领域,意大利是中国人在欧盟国家中的第一大旅游目的地。随着意大利对华签证措施的便利化,中国赴意旅游人数将进一步增加;此外,中国留意学生人数增长迅猛。2008至2017年,中国留意学生数量增长了266%。2018年,中国留意学生数量达13768人,占意大利境内国际学生比重的14.86%。意大利已有11所高校设立了孔子学院;在绿色发展领域,意大利在能源效率、节能减碳以及资源回收方面处于世界领先水平,在中国当前大力改善国内生态环境,发动“蓝天保卫战”,治理“垃圾围城”的态势下,意大利环保企业的相关技术有望发挥重要的作用。

深化中意双边经贸合作面临的问题和挑战

(一)意大利对华贸易逆差

意大利属于出口导向型国家。截至2018年,意大利已连续七年保持了在全球贸易中的总体顺差。在对美、英、德、日的双边贸易中,意大利基本上处于出超地位。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在对华贸易中,意大利却自上世纪90年代起一直处于逆差态势。意大利对华高额贸易赤字的长期存在,助长了意大利国内的贸易保护主义思潮,这也是当前中意贸易中最突出的消极因素。近10年来,意大利政府一直将减小贸易逆差作为对华外交的主要诉求之一。

意大利对华逆差与其他发达国家对华逆差的形成原因有不少相似之处。中国的超高储蓄率以及低消费水平,是西方发达国家对华贸易逆差扩大的原因之一。然而,中国在全球价值链中处于中低端地位。包括意大利在内的发达国家将高附加值的部件输入中国组装后销往世界各地,中国虽然在账面上取得了大量顺差,但绝大部分利润仍由价值链上游地位国家取得。与此同时,意大利作为欧盟成员,同样参与了西方国家对于中国实行多年的高技术禁运。这使得意大利无法在对华贸易中发挥其在高科技、军工领域的相对优势,从而让意大利难以扭转其对华贸易失衡的趋势。

(二)以中、小、微型为主的意大利企业在中国市场上的劣势

在发达国家中,意大利是唯一一个中小企业占据绝对主导地位的经济体。根据意大利国家统计所数据,2016年,意大利雇员在9人以下的微型企业达418万家,占该国所有企业数量的95.2%。意大利全国的企业员工中有45.3%服务于微型企业。意大利以小规模企业为主的经济模式的优势,在于能够根据不同的经济和市场状况迅速调整生产和经营模式,且擅长“量身订做”,满足高端小众需求。然而,在中国市场上,意大利中小企业的劣势也非常明显:第一,因资本有限,加上对中国环境的陌生,中小意企往往无法充分利用中国市场上的资源降低生产成本,而跨国运输和本地税费导致产品在价格上无竞争力;第二,意国中小企业在中国市场上与大型跨国企业和国有企业打交道时,在议价能力方面常处于弱势地位。同时,意大利大型制造企业在中国市场上的存在感微弱,难以对中小企业形成示范作用;第三,对中国法律法规、市场准入制度的不熟悉使得不少中小意企难以进入中国市场;第四,中国与意大利巨大的语言和文化差异,令不少意大利中小企业望而却步——意企宁可去开辟潜力较小、但语言文化更相近的拉丁美洲市场。

(三)意大利对华出口不足,未能充分发挥产业相对优势

出口是意大利经济的重要引擎。在对中国贸易中,意大利出口中国的各类产品比重虽然和世界趋势基本保持一致,但出口总额偏低。2017年,意大利向美国出口了456亿美元产品,而对中国出口额仅有152亿美元。当前,意大利在中国市场并未充分发挥其产业优势,尤其是汽车制造业和农业。作为当前全球第一大市场,中国在吸纳意大利进口方面尚有很大空间。

意大利是全球汽车制造业强国,2018年,意大利造车业出口额达450亿欧元,菲亚特-克莱斯勒集团(FCA)在意大利汽车制造业占据垄断地位,其整车产量占意大利全国产量的九成,但菲亚特汽车品牌在中国市场上始终水土不服,因销量欠佳,FCA拟将菲亚特品牌撤出中国市场;在农产品方面,意大利也未能在中国市场上充分发挥优势。意大利的农业产量居欧洲第三(仅次于法、德),其中橄榄油、葡萄酒、火腿、奶酪、意粉等产品驰名世界。2017年,中国在意大利食品的进口额为3.03亿美元,仅占当年中国从意大利进口总货物价值的1.99%,远低于日韩等亚洲国家的进口份额。

(四)中国对意大利投资不足

中意两国在世界海外投资中皆扮演重要角色。根据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的统计,2008年经济危机后,意大利海外直接投资能力大不如前,2017年,意大利对外直接投资流量缩减到仅44亿美元。不过,意大利于同年吸引海外投资流量170亿美元,世界排名第19位,仍属对国际投资具吸引力的目的地。与之形成对比的是,中国自2008年以后对外投资能力大幅增强。2017年,中国吸引海外投资流量1360亿美元,对外投资流量1246亿美元,位居世界第二大投资目的地和第三大投资流量来源国。中意对外投资能力在近十年来的消长变化,为中国增大对意投资提供了可能性。然而,在西欧四大国(英、法、德、意)中,中国近年来对意大利直接投资流量是最低的。2017年,意大利拥有的中国直接投资存量只能排到全欧第十名,数额上仅相当于英国的1/10。

除了吸引中国直接投资数额和速度偏低之外,意大利在获得中国绿地投资方面也处于下风。当前,中国对意大利投资的主要方式是企业参股和并购,绿地投资少之又少。据统计,2009~2018年,意大利获得的中国绿地投资排在全球第76位,投资数额仅相当于德国的1/8,排名尚在西班牙和爱尔兰之后。

(五)中意的潜在竞争

近30年来,发达国家纷纷将产业重心转往第三产业和高端制造业,但意大利的产业结构仍集中在传统制造业和农业上,这使得中意两国在国际市场上很难避免同类产品竞争。据意大利国家统计所的数据,2001~2010年,在国际纺织品市场上,意大利所占据份额从8.7%缩减到6.62%,同期中国的该份额从18.62%扩大到36.74%;家具市场上,意大利份额从14.71%降到8.78%,中国从7.82%扩大到28.32%;在机械设备方面,意大利国际市场份额从6.97%小幅降低到6.33%,而同期中国则从3.92%突飞猛进至11.02%。伴随着中国成长为制造大国,意大利传统制造产业的国际市场份额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挤压。同样,意大利农业在国际中低端市场上也面临中国产品的强力竞争,甚至在其国内市场上也遭遇了不小压力。除产业竞争外,中国“一带一路”当前在东欧和南欧的项目进展或对意大利构成一定的竞争压力。

深化中意经贸合作的对策建议

意大利正式加入“一带一路”,为中意两国解决经贸失衡,深化双边合作,促进双赢互利带来了良好契机。两国间政策、设施、贸易、资金和民心的互通,有助于解决意大利对华贸易逆差、企业规模劣势、出口偏低、引资不足等问题,进一步深化中意经贸合作。

(一)加大政策沟通力度,推动中国—欧盟自贸协定签订

意大利是欧盟国家,其关税和市场准入制度需要和欧盟保持一致。故此,应加紧推动中欧投资协定的谈判,早日取得与欧盟协商的重大突破,并在适当时机将中欧投资协定谈判升级成为全面的自由贸易协定谈判。被认为是“缩小版自贸协定”的中欧投资协定(BIT)自2013年开始谈判以来,截至2019年7月,已历经22轮谈判,从双方披露的情况看,谈判前景乐观。然而,在当前遭受来自中美经贸摩擦影响、压力增大的格局下,中国在中欧谈判中的诉求不能止步于投资协定,而应考虑直接将投资协定谈判升级为自由贸易区(FTA)谈判。在与欧盟推进FTA协议的过程中,应与意大利方面保持密切沟通,重点关注其在贸易中的诉求,并争取其对中欧FTA协议的大力支持。作为欧盟的创始成员国以及当前的核心成员之一,意大利政府的对华积极态度目前处于欧洲前列,这可谓是中欧后续谈判的一大有利因素。我方应积极倾听意大利方面在中意经贸合作中的诉求,并将其纳入未来中欧FTA的谈判议程;应以当前良好的中意政府关系作为抓手,借意大利打开中欧外交局面,未来争取更多欧洲国家支持中国“一带一路”建设,为中欧实现完全贸易自由化消除障碍。

(二)实现贸易畅通,开放市场准入,鼓励意大利优质产品进口

为深化中意经贸合作,实现双赢,我国应主动扩大开放,允许意大利产品特别是其食品进入中国市场,并为其在中国的行销提供便利。一是进一步对意大利农产品,特别是食品和水果开放市场准入。意大利对华农产品和食品输华数额偏低,固然有意大利农业企业规模偏小,不熟悉中国市场的因素在,但中国方面的关税和非关税贸易壁垒也是重要的原因。为促进中意两国更为平衡的贸易关系,我方应针对性地降低意大利较有优势的农产品领域的关税,并最终向零关税的目标迈进。在具体推行中,可以采取中国沿海保税区和自贸区先行对意大利农产品与食品开放的试点方式进行。

二是建设更为透明、可预测、程序简便的卫生与检疫体制,减少其对意大利输华产品的非关税壁垒。简化涉及进口的卫生检疫体制的相关机构设置,提高进口检疫相关的审件与检验效率,加强与意大利检疫部门和海关的沟通,达成标准互认以及业务合作协议,尽可能给意大利输华产品通关便利。对于因意大利方面突发畜牧业疫情等而导致的进口禁令,待疫情结束后我方应尽快取消限制,恢复进口。

三是鼓励意大利企业和国内电商平台合作,用网上展销的形式增进其产品在中国的销量和知名度。可与意大利驻华机构和商会合作,为意大利的中小制造企业以及中国的大型电商平台“牵线搭桥”,定期举办意大利特色产品网上展销和特价优惠活动。这不仅有利于促成两国更平衡的贸易关系,更有利于满足我国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拉动高质量消费,吸引海外消费回流,并从长远上促进中国制造业与农业学习意大利进军高端市场。

(三)促进资金融通,关注中小企业,强化绿地投资

我国已成为世界上最重要的投资国之一,在对欧投资时宜加大对意大利投资力度,优化投资方式及领域,加大对于中小企业的关注以及绿地投资。一是民营企业在对意大利大型投资中应扮演更重要角色。中国企业近年来在意大利不乏“大手笔”投资,其中民企有不少亮眼表现,不过,对意投资的主力仍是国有企业。未来,应鼓励各行业中有实力的民企加大对意投资,充分调动民间力量和社会资本,改变当前意大利吸引中国投资不足的状况。为此,我国金融机构和监管部门应给予民企出海融资以及产品回流更多的方便,让更多的民企有能力、有意愿对意进行投资。在当前贸易保护主义和民粹主义高涨的局势下,民企若能在收购意大利企业的过程中发挥更大作用,将可有效降低意大利国内对于中国投资的质疑之声。

二是中国企业对意投资应力求多样化,加强对于中小企业的关注,发现其中的著名品牌以及优质产能,同时加大绿地投资。意大利的大型企业在国民经济中并不占主导地位,中资对大型企业的投入所产生的红利不容易惠及意大利本地就业人口。有鉴于此,中国企业投资意大利时应结合意国国情,多将注意力放在中小企业,解决其融资上的劣势。政府应考虑与意大利方面加强沟通,为中国企业提供对意大利中小企业投资和合作的信息平台,结合中意双方优势,实现“与意大利共同制造”。与此同时,我方需加强在意大利的绿地投资,中国企业应更多在意大利设立直接分支机构和工厂,积极雇佣当地员工,充分利用意大利作为欧洲市场的“桥头堡”地位,实现中国品牌在意乃至全欧洲的本土化。

(四)推进设施联通,充分利用意大利地缘优势,建设“一带一路”枢纽

意大利位于地中海中心,面朝北非,腹地是广阔的欧洲大陆,地理位置极其重要。我方应持续不懈地致力于推动意大利沿岸港口及陆上交通的改善,助力意大利复兴其传统的亚欧大陆商贸枢纽地位。一是加强和意大利在港口建设和运营方面的合作,将其沿海港口打造成为地中海地区的航运枢纽。中国可借鉴帮助希腊比雷埃夫斯港扭亏为盈的成功经验,使中国企业和团队能够入驻并管理意大利较有潜力的港口(如热那亚、的里雅斯特),从硬件、软件两方面对其进行升级,争取打造地中海地区的航运枢纽。同时,结合当前中资在地中海沿岸各国(如西班牙、土耳其、埃及)正在运营的港口,积极加强与各大港之间的合作,并制定多式联运方案。

二是着力加强以中欧班列为重点的中意两国陆上联通。中欧班列是“一带一路”陆上设施联通的核心项目之一,自开通以来开行数量成长迅速。当前,中欧班列列车虽能连接中国与意大利,但班次少,线路选择有限,且必须经过俄罗斯和波兰,间或受到交通拥堵的影响。《中欧班列建设发展规划(2016-2020年)》虽然规划了由“土耳其—保加利亚—罗马尼亚—匈牙利”进入欧洲的西通道,但规划图中并未将意大利纳入主干线中,而相邻的德国、法国甚至西班牙都在主干线规划内。在未来中欧班列的规划建设中,应将意大利重要城市纳入主干线路规划,结合当地已有的铁路设施,做好顶层沟通和海关合作,减少过境通行时间,使中欧班列成为意大利和中国贸易往来的主流选项之一。在海陆设施的共同助力下,中意两国必能借“一带一路”取得丰硕的合作成果,真正实现两国经贸的双赢。(2019-08-16 综合开发研究院)

SPECI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