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大利小城为什么能诞生欧洲最大的造船公司?

意大利东北部,沉睡了几十年的的里雅斯特城,正期待中资为其港口经济注入新的活力。

如果不是意大利跟中国签署“一带一路”倡议,绝大多数人恐怕跟我一样,从未听过的里雅斯特的名字。诚然,这座城市没出过什么赫赫有名的人物,也没有举世闻名的标志性建筑,就连英国著名跨性别游记文学作家简·莫里斯,也将其称为“流亡之地”、“乌有之乡”。

但是,这样一座城,其历史最早却可追溯至公元前3000年。在数千年的岁月长河中,的里雅斯特也曾繁荣一时。

14世纪末,得到奥地利哈布斯堡王朝庇护的的里雅斯特,开始作为海港繁忙起来。此后的400年间,偏安于亚得里亚海北端一角的的里雅斯特,逐渐成为哈布斯堡王朝面向世界的入海口,大批地中海商人至此经营国际海运生意。1869年,苏伊士运河开通,这座城便成为了连接欧亚大陆的枢纽,被视为“苏伊士第三出海口”。奥匈帝国怀揣野心,还将其打造为海军基地和造船中心。

的里雅斯特命运的转折点,发生在奥匈帝国解体的1918年。此后,这座城市接连被意大利法西斯、纳粹德国、南斯拉夫游击队控制,一度在联合国庇护下成为城市自治体,后被英美军事管制9年,最终在1954年被划分给了意大利。从帝国“宠儿”变成了意大利“继子”,其作为贸易港口的重要性,渐渐被意大利其他港口,以及同样位于亚得里亚海北端的斯洛文尼科佩尔港所替代。

不过,优良的地理位置,以及奥匈帝国留下的造船技术和海港设施,使得的里雅斯特未被完全遗忘。1959年,在这座城市,诞生了意大利如今的国民造船品牌芬坎蒂尼(Fincantieri)。这家以建造豪华邮轮、军用舰艇而世界闻名的集团公司,截至今年3月份累积的订单金额,接近340亿欧元,约为意大利2018年GDP的2%。

60年过去了,2019年,当世界因“一带一路”倡议,重新将目光聚焦于的里雅斯特,忙着分析中国的战略部署之时,从这座城市走出去的芬坎蒂尼集团,早在在2014年底,便已成为了中国自主建造豪华邮轮计划中的一个重要助推器。

中国不缺愿意为豪华邮轮买单的人,而是自主设计和建造的能力。这是中国目前唯一尚未攻克的高技术船舶产品,难度堪比航母。

从2006年开始,中国邮轮旅游的旅客数量增长率,连续10年保持在40%-50%。虽然2017至2018年,这一增速有所放缓,但国际邮轮协会依旧乐观地估计,至2030年中国将超越美国,成为全球第一大邮轮旅游市场。

需求有了,提供服务的豪华邮轮从哪来?国内在线旅游网站数据显示,2019年供国人选择的大约有11艘豪华邮轮,无一例外均是洋船。包括芬坎蒂尼集团在内的世界五大造船厂,目前控制着全球约90%的豪华邮轮订单,他们的工厂集中在欧洲,如意大利、德国、芬兰、法国等地。

当然,中国企业直接购买邮轮和收购造船厂也是一个途径,不过以全球年产8艘豪华邮轮的速度,要想在2030年以前,服务国际邮轮协会预测的1000万旅客,恐怕也是不够。此外,在全球邮轮产业链里,无法掌握创造利润大头的自主技术,也并非长久之计。

几年前,中国政府已经意识到国内邮轮产业的瓶颈。2015年8月,国务院发布的《中国制造2025》中明确提及,“突破豪华邮轮设计建造技术”。可是,要摘下造船业“皇冠上的明珠”,突破豪华邮轮技术,也并非易事。

以中船集团为代表的国内造船企业,在国务院上述文件发布之前,早早地便找来了国外的邮轮设计、建造企业进行技术和商务合作。2014年下半年,芬坎蒂尼集团加入美国邮轮运营巨头嘉年华集团,成为中国自主设计建造豪华邮轮计划的合作伙伴。

彼时,为了更好地开展在中国的合作,2015年,芬坎蒂尼集团在上海开设了分公司,还专门派遣了曾在中国工作、的里雅斯特邮轮业务部门战略营销主管法布里奇奥·费里(Fabrizio Ferri),去往上海担任中国分公司的首席执行官,负责与中船集团的谈判。

2018年11月,芬坎蒂尼集团、中船集团和嘉年华集团,正式签订了2+4艘13.5万总吨Vista级大型邮轮合同设计建造合同,由中船集团旗下中船邮轮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上海外高桥造船有限公司,联合承担设计建造任务,芬坎蒂尼和嘉年华则从设计建造、运营和管理方面提供支持。

受益的远远不止中船集团,自主制造也促成了上海宝山区打造豪华邮轮本土供应链的项目。

今年9月,中船集团下属中船邮轮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与宝山区政府正式签署相关合作协议,计划建设2平方公里的上海中船国际邮轮产业园。

而芬坎蒂尼集团,则早在2018年,签署上述邮轮建造合同之时,成为宝山区的战略合作方,计划向中国引入在意大利的供应商,帮其打造邮轮制造全产业链。

当前,中国上海北部的产业园尚未动工,但东部的造船厂里,一艘总长为323.6 米,型宽37.2 米的豪华邮轮,正待四年后亮相。(2019-09-25 世界说)

SPECI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