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上海小伙为进博会邀来17家意大利展商

意大利那不勒斯贝雕界的“老法师”马可·卢梭在进博会上带了一件特殊礼物,一款以字母“E”为造型的贝雕胸针,要送给中国客人EddiePeng,这是演员彭于晏的英文名。上个月,他到那不勒斯度假,偶遇马克的店,选购了多件礼品,却没有给自己买。马克特意为他定制了一款胸针,并在进博会期间带到上海,打算送给彭于晏。

今年进博会上,像马克这样的意大利展商一共有17家,背后的牵线者是二度参加进博会的上海创业者龚利峰。

从去年缩在展馆一个角落,零星展示了两三家国外品牌珠宝;到今年牵线意大利珠宝生产商协会,邀请17家意大利知名珠宝商参展,龚利峰感叹说:“中国市场魅力无穷,进博朋友圈越来越大了。对我们这些创业者来说,实实在在享受到了进博红利。”

01

“进博会坚定创业之路”

2018年之前,龚利峰是珠宝圈一个普通白领,在圈内浸润时间长了,开始琢磨出创业的想法。“珠宝行业的上游资源,有很多很好的品牌,价格不贵,但产能有限,从没进入过中国市场。还有一些国外上游的工厂,尤其在欧洲,已经变成了家族传承,但他们的东西没有被很多人发现,我们只能在旅游途中才能买到,有没有一种方式能把这些‘藏在深闺’的好物带给中国消费者?”

念头萌发,龚利峰自创VETIVER品牌,但起步艰难。品牌和资金都微小的公司,在这个天价客单的行业,分外不起眼。正当他们开拓市场没有头绪的时候,首届进博会开始了。

他把一些来自德国、日本、瑞士的珠宝带到展会,没想到那么受欢迎,有人光顾了一次又一次,有人一次买了多件,产品很快就卖空了。这次试水,让龚利峰坚信自己的创业方向没错——市面上买手店泛滥,珠宝品牌更是鱼龙混杂。“我们就做全手工珠宝,因为全靠工匠传承几代、沉淀几十年的手工技术,哪怕图片放出去,别人也没法抄袭。同时,因为有资源积累,价格上也有优势。”

02

“一次成功的市场测试”

这一年,龚利峰频繁往来中意两国,推广进博会,让那些珠宝行业的家族传承者们开始感受到中国市场的热度。

龚利峰说,一开始展商顾虑重重。意大利BOVO兄弟珠宝公司CEO恩里克直言,税费、物流、保险是他们担心的三大问题。

“我们帮他们把这些问题一一解决。BOVO公司带了50万美金的展品过来,产品没到,保单已经做好了。但光靠我们发力不够,最终让这些意大利小伙伴下定决心的,还是因为进博效应。”

首届进博会上,代表意大利数百家中小珠宝生产企业的意大利珠宝制造商联合会秘书长斯特凡诺曾带了8家珠宝品牌参展了意大利国家馆,尽管只展不卖,但他依然感受到了中国消费者对优质产品的强烈需求。

“进博会就是他们用最低成本做的一次市场测试。从这两天的展出情况看,很多意大利小伙伴说,这个测试很成功。”龚利峰笑意满满。

他的合作方斯特凡诺则说,这只是一个开始,通过本次进博会可以让意大利展商更直观地了解中国市场,知道谁在买他们的东西,为什么喜欢,为什么不喜欢,一个广阔的、充满机会的大市场近在眼前。

03

“让进博成为爱上海的理由”

“参展前,我提醒小伙伴,在进博会是‘nofood,nodrink,norestroom’,因为观众太多,根本顾不上吃饭、喝水、上厕所。”龚利峰笑言。

到了现场,展商发现此言不虚。更让他们惊讶的是,与参加其他商业展不同,进博会现场组织有序,安检刷脸入场智能方便,专业观众素养很高。

意大利展览集团维琴察珠宝展市场经理施黛芬妮亚参展前,迅速开启了暴走上海模式,逛了新天地、城隍庙、衡山路复兴路历史风貌区,还有星巴克旗舰店,全是她自己查攻略“打卡”的地方。在衡山路,她一路暴走,一刻不停,疯狂拍照,在社交媒体上点赞上海。展台现场,她跟记者表示:“最爱小笼包,准备去淘中国丝绸。”与她一样,尽管午餐有中西两种,但几乎所有的展商都选择了中餐。

龚利峰直言,参加进博让这些意大利展商近距离体验到上海之美。“这些珠宝展商大多是家族企业,大部分从未来过中国。我们以诚相待,让他们全方位了解上海,感受上海。已经有展商表达意向,明年还要来!”

他也希望借进博会东风,挖掘更多小众、有特色的国外珠宝品牌,让自己的创业梦在进博会舞台上精彩延续。(2019-11-08 新民晚报)

SPECIAL